你知道一旦心里没了障碍,就想腻着他。

  两个人在一起,哪怕就是一起说说话,散散步呢,也觉得好幸福。

  纪初语抓着他的手,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笑的春光灿烂,霍钧安看着她这模样,“你笑什么?”

  “我没笑什么,就是觉得你的手大,我的手小。”她手指与他的手指相扣,用了力气去夹他的手指。

  女人身上总觉得哪里都软,手指也不例外,她力气不够自然夹不痛他。可他略略一用力,她便嗷的一声,伴随着便是相当不满意的斥责,“你轻点。”

  然后她还要乐此不疲的去玩,霍钧安一面无语,一面笑着十分配合她。

  这时光,胜却人间无数。

  手机响起来,霍钧安看一眼是他父亲的电话,他忙起身要接,胳膊却被她抱在怀里拽住了。

  霍钧安只好又坐回沙发。

  “爸,什么事?”

  “你回趟老宅吧,你爷爷说有些事要问你。”霍韦至问他,“多久可以到?”

  霍钧安看了下时间,“要半个小时。”

  “那你尽快吧。明天要开一次董事会,关于你的调查将全面展开,你爷爷有些事想跟你聊一聊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  挂了电话,霍钧安看向她,“我要回爷爷那里一趟。”

  他电话里的声音她靠的这么近自然是听的清楚,纪初语拽住他胳膊,有些担心的,“没事吧。”

  “没事。”

  他笑了下,起身,脸上确实没有纠结担忧的神态,可是她不能不担心。

  “真的没事?”纪初语一手抓住他胳膊,“最坏的结果是什么?我能做什么?”

  他的事总之是千丝万缕的有联系,就算帮不上大忙,她也想知道她可以做什么?

  “最坏的结果是名声狼籍被霍氏集团除名,我若想东山再起到时候可能真要你出面做我的代言人了。”霍钧安笑着捏捏她的脸,“所以,先把你的肿眼泡消下去吧。”

  这种时候他还开玩笑,纪初语伸手拍在他手上,“呸!”

  他穿了外套往外走,人刚到门口腰身便被人从后抱住,女人白皙的手在他身前交缠,她有些闷的声音从身后穿出来,“我不想你走。”

  他顿了顿,语带几分揶揄的问她,“不想我走?那你想我留下来做什么?”

  他挑着眉角笑她。

  纪小姐哪怕从未想到这层面,也已经从他的表情中明晰,她手松开很不客气的拍在他身上。

  男人笑笑,“应该不会很长时间,你确定要我处理完事情回来陪你吗?”

  “不要。”

  纪初语哼声,“你回家休息,但是忙完了要给我说一声,我不想胡思乱想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他应着,拉开门往外走,纪初语忙喊了声,“霍钧安。”

  男人扭头,她扑过去,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飞快的在他唇上吻了下。

  而后她松开手臂,冲他微微的笑。

  霍钧安低头笑了下,他转身进了电梯,男人伸手触了下自己的嘴唇,然后轻咳了声若无其事的放下手,眼里的笑意却拢不住。

  若说亲吻,两人之间实在算不得少,更亲腻羞耻的事情也做了很多。

  但是,就如霍钧安的心境一般,纪初语也是如此,不一样,还是跟以前不一样,多了一份纯粹。

  纯粹的因为,喜欢。

  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现在这样的充斥心间,鼓胀的满满的。

  她想对他好,倾尽全力的对他好,把所有曾经的痛苦用更好的日子补回来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霍钧安在路上的时候接到易知的电话,“云骋出事了。”

  男人脸色一凛,“严重吗?”

  “确切的不知道,说是伤到头了,不过他脑子本来也不正常,希望没大碍。”霍易知沉声,“老爷子让全面封锁了消息,也就我爸,你爸还有云骋家知晓,其他的一律不准外传,我刚跟他们一起,听到老爷子传唤你,你有个心理准备吧。”

  霍钧安收了手机,他到了老宅明显的看气氛不对,要想知道的人少,那这几个人的事儿都会格外多,除了爷爷奶奶,其他人都已经不在。

  霍钧安匆匆进了书房,霍治中把一沓材料丢给他看。

  是云骋的。

  “你怎么看?”老爷子问。

  霍钧安沉着脸没说话。

  “云骋行事乖张我行我素,遇到这些事也是他该经历的,但这中间也有你的推波助澜,你以为霍氏集团的位子你不在乎别人也会不在乎,先不管云骋有没有这个想法,别人却会把他视为阻碍。”

  霍治中看着他,“我常说,稳定对一个家族是至关重要的,对你的审查明天会开第一次会议,我亲自坐镇,没人敢从中作梗。从今天开始,你脑子里那些不负责任的想法全都给我抛开,你生在霍家,是我霍治中的孙子,你就逃不开这个责任。”

  霍钧安站在书桌前,他脸一沉,应,“我明白了爷爷,是我太肤浅了。”

  霍治中抬眼看他,“你只要发自内心这么想,就算我的话没白说。”

  “云骋怎么样?”

  “死不了。”

  霍钧安松口气,看来是老爷子想要故弄玄虚。

  “那女娃娃,什么情况了?”霍治中问他。

  “她……还好。”

  “还好?把人家关了大半个月,叫还好?”霍治中哼一声,“把你奶奶关半个月你试试,不把天给掀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老爷子第一次这么跟他讨论纪初语,霍钧安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  “这段时间就当给你放假了,调整好状态再回来。也把没办的事抓紧办办。”老爷子看着他,由衷的建议,“我就跟你说四个字:速战速决。做事不要推泥带水,合同签了,反悔那就是违约。”

  霍钧安,“……”

  “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?你那是骗婚。”耿嘉推开门进来很没好气的数落他,顺便把他的汤药给端过来。

  看霍治中一脸嫌弃,她瞪眼,“良药苦口。”

  老人狠吸了口气给喝了,老太太给他递了水,又把一颗糖塞到他手里。

  自自然然的动作,霍钧安看着,就觉得再吵,有这颗糖那也不枉此生。

  “花了那么大代价,却连个孙媳妇也拐不回来。这种亏本买卖,再蠢的商人也不会做,既然出手,那就要有出有入。”霍治中哼哼。

  “行了,就你懂。”耿嘉没好气的数落他,然后再叮嘱,“你要给你孙子撑腰,我没意见。但是不允许发火,你多大年纪的人了,脾气不能太暴躁。还有你,”

  耿女士话锋一转,看向霍钧安,“你爷爷多大年纪的人了,操了一辈子心,你就争气点吧。”

  霍钧安沉默着点头,这种不是斥责的斥责,更加让人不敢不珍视。

  霍钧安陪两位老人坐了很久,直到等到云骋父亲来了电话,说是都安排妥了。

  老爷子这才挥挥手,说是乏了,让他回去。

  霍钧安从老宅走的时候已近凌晨,他看看时间就没再给纪初语打电话。

  想她应该是睡了。

  可男人停下车一下看到院子台阶上坐着的女人,他眼皮子狠狠跳了下。

  霍钧安几步走过去,“你怎么……”

  纪初语从台阶上站起来,“可算回来了。”

  男人看着她,惊讶混合着不知名的情绪,让他开口时声音有些哑,“怎么过来了?”

  “你没给我回信,我也睡不着,又不敢给你打电话,怕打扰你,还是过来看看。”她声音不高不低,看着他问,“很棘手吗?”

  “不棘手。就是陪爷爷多聊了会儿,”霍钧安手探出去,摸着她有些发凉的脸蛋,“我应该早跟你说一声,以后我会记着。”

  纪初语笑起来,她拍拍胸口一副终于放心的样子,“那行,你进去吧,我也先回去了,明天一早我还要跟小朋友们去参加个活动。”

  她跳下台阶给他让路,转身就要走却被他拉住手腕扯了回来,“来都来了,怎么可能会让你走?”

  在这样万里晴空的夜里,纪小姐的脸被他一句话勾红了,她轻咳了声,“我不,我要回去,明天要起大早。”

  她要来这里住下,明天肯定就不要起来了,而且时间本来也够晚了。

  “明天我送你。”

  男人不容分说就把她拉进房间,他看她一眼,“下次来盛华庭,带上你的手环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纪初语扬起脸,她没丢,在她的首饰盒里,那日找戒指时看到了。

  但她以为……换了。

  “没换吗?可以继续用吗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为什么呀?”

  “什么为什么?”

  “为什么没换呀?”她像是找了到新的话题点,粘在他身边不停的问,眼睛里全是星星。

  霍钧安颇感无奈,他手掌直接盖在她脸上,他的手大,往她脸上一盖,几乎全覆盖了,就看她摇着头摆脱,“你说啊,为什么没换?你就不怕我突然心血来潮拿着手环来开门,然后恰好碰到你跟别的女人翻云覆……啊……”

  “越说越离谱。”男人手指直接捏住她脸颊用力捏了下。

  “什么叫离谱?”纪初语揉揉自己的脸,“你确定没有吗?”

  “我不确定。”

  在女人眼睛方一瞪起来时,男人一把将她抱了起来,“比如,现在,我跟某个女人翻云覆雨,你说会不会有人拿着盛华庭的手环进来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人被他小心的放到床上,纪初语赶紧往旁边滚过去,“不行,我早上真的有重要活动……唔……”

  话都没说完就被人堵住了嘴,男人将她拉在身上,他亲吻她的唇,亲吻她的锁骨,亲吻她的肌肤,迫不及待的将她变成一滩水。

  纪小姐眼睛有些发烫,身体轻易就被他撩拨的绵软。

  有人说两情相悦时的男女情事胜却人间无数,纪初语想这句话或许是对的。

  从心脏出发,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他的君临,她双手抱着他,手指在他背部的衣衫上抓挠出层层褶皱。

  她呜咽着喊他的名字,却被男人惩罚性的咬了她一口,他的眸很黑很沉像是拥有强烈磁力的吸石,他的手指压在她的唇上,命令般开口,“喊,钧安。”

  纪初语脸突然有点红,这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,曾经,她也刻意的不怀好意的喊过“钧安”两个字,可是现在,这两个字莫名让她口齿发麻,仿佛一下字找不到声音所在。

  她有些呐呐的喊,“钧安。”

  男人眼底仿若突然之间涌起漫天海浪,他唔的一声嘶吼,毫不留情的将她收归身体。

  纪初语手指用力拽住他的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甜蜜独家:霍先生,生个宝宝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只为原作者四四暮云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四暮云遮并收藏甜蜜独家:霍先生,生个宝宝吧最新章节